《最后之舞》,注定从Air Jordan 10说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
  94 Beyond

  93 MVP / Championship

  92MVP / Championship

  91MVP / Championship

  90 Scores 69 Pts

  89 All Defense

  88 Dunk Champ

  87 Scoring Title

  86 63 Points

  85 Rookie Of Year

  雕像底座上的字,可以被添加;所以关于芝加哥联合中心前的那尊The Spirit,如今雕像下面关于效力年份的文字,比起它刚刚落成的时候要多。

  虽然球鞋外底上的字,不能被这样修改添加,但关于Air Jordan 10,没有人会诟病它所传达的信息“不完全”,相反人们喜爱它,正是因为它的“未完成”。

  只有未完成,才能在未来创造出更大的可能性,也只有未完成,才能激发出“最后一舞”的全部潜力。就像如果在球鞋领域,为今天的这两集《最后之舞》选定一个主人公,那就必须要从Air Jordan 10说起。

  After “I‘m Back”

  1993-94赛季公牛被尼克斯在系列赛第七场击败,这支刚刚完成了三连冠的冠军之师在东部半决赛的轰然倒下,让公牛队对那位曾经的领袖无比怀念。

  当Patrick Ewing伸开双臂,欢庆自己的球队终于在生死战打败了强大的“三冠王”公牛的那一刻,这位纽约之王不会想到的是,之后他们还将面对包括总决赛在内的两轮“七场大战”,而最终的结果,可没有这轮打公牛这么合他的意。而芝加哥的球迷们可能也不会想到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比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壮美的剧情,还要壮美。10个月之后,他们目前经历的这段日子,就会苦尽甘来。

  当公牛队曾经的“二当家”Pippen开始上脚Air Jordan 10打比赛,当他将满载MJ当时所获荣誉的Air Jordan 10鞋底怼到镜头前,并不断撩动食指示意MJ应该回来时,相信无数人都会为之动容,包括MJ本人。

  这就是我们记忆中的Air Jordan 10,一双穿在“战友”脚上的鞋子。它代表了一种呼唤,最重要的是这种呼唤,最终并非石沉大海,而是传递到了它该去的地方,带回了需要带回的那个人。

  可能是因为MLB的罢工,可能是因为众人“祈求”MJ回归的“情感攻势”,也可能是MJ对于联盟新星崭露头角而萌生了想与之竞争的想法,总之“那个男人”在错过了1994-95大部分常规赛之后回来了!

  至此Air Jordan 10终于回到了本该属于它的主人脚上,那是全世界篮球迷、联盟管理层、公牛队上下都无比兴奋的一刻。当然,除了他的对手们。

  在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,1995年3月28日,也许是对上一个赛季尼克斯趁自己不在击败公牛仍然耿耿于怀,又是在自己最喜爱的麦迪逊花园球馆比赛,MJ手感爆棚整场比赛拿下55分,用这样一场震撼的比赛宣告自己真的回来了。鞋帮处绣有45号的Air Jordan 10 “Double Nickel”也成为了最为经典的配色,没有之一。

  然而关于Air Jordan 10这双鞋本身,

  它的登场或许比简简单单的一句“I‘m Back”要周折得多。

  This Pair is “Beyond”

  尽管每一代Air Jordan都有不止一个值得人们去铭记的故事,但其中,陪伴MJ于1995年3月19号,以32岁零30天的年龄从棒球场重回NBA的Air Jordan 10,一直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。因为如果把球鞋比喻为人的话,那么Air Jordan 10在整个签名鞋谱系里,一定扮演着一个幸运的记录和表达者的角色。

  首先,这款鞋是“幸运”的,它不像前作那样“生不逢时”——Air Jordan 9的OG版本,因为MJ的转战棒球场,而没能在Michael Jordan的脚下,出现在NBA的比赛中。能够让它“引以为豪”的,恐怕也只有棒球“履历”和“雕像鞋款”这些头衔了。

  而Air Jordan 10就不一样了。它见证了“I’m Back”从一张张报纸上令人振奋的油墨,幻化为印第安纳波利斯,属于一位45号球员实实在在的43分钟,19分,6篮板,6助攻和3抢断——尽管回归之战的表现不尽如人意,但要知道,如果将公牛王朝的第二个三连冠,形容为一次重回巅峰的旅途,你可以说它的起点在1996年,但同样可以说它是从1995年3月19号这一天开始的,是脚踩着Air Jordan 10开始的……

  很多迹象都表明,Air Jordan 10的设计是从1993年年底开始着手的。尽管如今看来,这款鞋的设计风格,大都被称赞为一种极简主义的体现,但同时我们从Tinker Hatfield的早期手稿中,也看到了关于AJ 10的其他一些可能性。

  如你所见,Air Jordan 10最初的鞋面设计并不简单,比起最终现实中的版本,几张设计图上的鞋面都具备大面积的分割效果,和交叉线条。这让笔者不禁想起了很多年后推出的一款Jordan Team的鞋面特点——2008年的Jordan Team Elite。

  无论当时Tinker对于这几张设计图稿,有着怎样的坚持和执念,这似乎都在传达一个信息,那就是这款鞋当年诞生时的绝对主导权并没有旁落。

  因为大家知道Air Jordan 9的设计,实际上是Tinker和另一位Nike的大咖Mark Smith一同完成的,而且从当时的情况来看,Jordan退役给他的签名鞋造成的变数肯定更多。

  尽管和最终的效果可谓两种“画风”,但有一些特点是一致的:流畅的线条;松紧带式的鞋带扣系统,还有就是鞋底泛起的涟漪般的生涯荣耀记录了。

  关于Air Jordan 10的设计,还有一处细节非常有名:那就是初始版鞋头覆盖脚趾处的一小块儿突起的皮革。但无论是最终面世的元年鞋,还是之后的复刻版本上都看不到这一设计。

  其实这源于鞋子的设计者Tinker和穿着者MJ间的一点小分歧:也许是之前为MJ设计的鞋子都很合他的心意,让Tinker打造AJ 10时的“自由度”再次升级。于是自作主张“先斩后奏”地保留了这一设计。

  以至于到初始版鞋子的成品问世,乔丹才看到它的庐山真面。然而,“飞人”显然很不喜欢鞋头的那块儿皮革,所以Tinker只好妥协地做出修改,拿掉了这一设计。

  Before the “Original 5”

  虽然不知道Nick Anderson的家境,是否可以保证童年时代的他,玩儿过游乐园里“过山车”这个项目,但以他整个的人生经历来看,他绝对熟悉“坐过山车”那种致命般的失重感。因为在1995年的5月到6月的短短一个月时间内,他以自己球员生涯的全部感官,体验了一把“由天堂到地狱”的人生过山车……而且是真的天堂,真的地狱。

  这是属于Nick Anderson的天堂——那一年东部半决赛上,来自芝加哥的Nick Anderson,在对垒拥有复出的Jordan的公牛的比赛中,完成了那记足以让他荣耀一生的抢断。尽管这也促成了第2战的Jordan独取38分的“23号归来”剧情,但最终,那支魔术还是以4比2将公牛淘汰出局。

  这是属于Nick Anderson的地狱,晋级到总决赛后,也是第一场,也是在最后时刻。换了鞋的Nick Anderson为“太空城”奉上了连续4次罚球不进的“史诗级”失误。

  如果你看过关于那次总决赛的纪录片影像,你就一定会记得,Nick Anderson罚失第三球后,站在罚球线上那种“生无所恋”的表情。那场比赛的失利直接导致魔术被对手在总决赛横扫出局,而Nick Anderson的4罚0中,也让奥兰多的总决赛首胜多等了整整14年。

  Nick Anderson整个职业生涯的罚球命中率为66.7%,而那一年季后赛截止到总决赛前,他的此项数据是75.5%——也就是说,虽然Nick Anderson算不上是一位稳定的罚球手,但也绝对没有糟到能连续罚失4次罚球的地步。

  总决赛第二战,Nick Anderson换回了Air Jordan 10,

  但为时已晚,这支球队要想在总决赛赢球还要等十几年

  但这就是比赛,就像今天《最后之舞》中MJ在谈及自己对待队友的苛刻要求时说的那样——很显然,那一年的Nick,并没有完全准备好。甚至可以说穿着Air Jordan 10,东部半决赛第一场的他,完成了全场唯一1次抢断,带领球队晋级;而总决赛首场,失去AJ 10“庇佑”的他,在哪怕命中两次甚至1次,就可以帮助球队先拔头筹的情况下,最终仍彻底陷入“魔咒”。这,都是Air Jordan 10这款鞋,带给我们的戏剧性传奇。

  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同样是Nick Anderson,他和Air Jordan 10的故事还并不止于1995年的冰火两重天。早在Air Jordan 9推出的时候,为了减轻MJ退役给予品牌的巨大空窗期影响,就已经有一些和MJ颇有渊源的年轻后生,开始上脚他的球鞋比赛了。

  而到了10代,芝加哥、西雅图、萨克拉门托、纽约和奥兰多,这五个城市的“城市限定”版本Air Jordan 10的问世,为之后Team Jordan理念的确立,以及它的第一批成员体现出的年轻与活力打下了伏笔。而这五座城市的代表球员,分别是Pippen, Kendall Gill, Mitch Richmond, Hubert Davis(亦有说法是Derek Harper),还有就是“成也95,败也95”的Nick Anderson。

  从这五位早期代言人,到著名的Team Jordan“最初5人”,再到后来枝繁叶茂直至今日的Team Jordan家族。可以说,这一切的开端也是Air Jordan 10。不过时间线越接近现在,你就会看到和AJ谱系的其他很多成员一样,Air Jordan 10的回归和演绎也极其缤纷绚丽。

  The Legacy “X”

  凭借鞋底包含象征Jordan首次退役前的里程碑设计,及依托作为“帮主”复出之靴的背景故事, Air Jordan 10虽不是正代中的大热鞋款,但仍让诸多Sneakerhead及说唱icon对其情有独钟。因此,近年来Jordan Brand还是为众人迎回了多款值得玩味的AJ10。

  为纪念Michael Jordan喊出那句振奋人心“I‘m back”20周年,及铭记“帮主”在当赛季穿着AJ10在麦迪逊广场狂砍55分,真正宣告王者归来,Jordan Brand在2015年复刻了Air Jordan 10 “Double Nickel”。

  重新复刻的Air Jordan 10 “Double Nickel”除了选用极具质感的白色皮革,象征着公牛队的黑红配色,还在鞋帮外侧绣上了只有元年PE鞋款上拥有的“45”字样,试图为世人重现MJ回归NBA赛场的高光时刻。

  翌年,Jordan Brand推出全新Air Jordan 10 “City Pack”系列鞋款。与元年城市系列不同的是,本次City Pack鞋款不仅包含芝加哥、夏洛特对MJ有着特殊意义的城市,还把设计灵感延伸至国际,并结合城市特色,创造出涉及伦敦、巴黎、上海等时尚之城的系列鞋款,从而让更多热衷于AJ10的朋友可以找到自己城市归属感。

  可以说,这和当年Air Jordan 10 OG时的“城市限定”主题,也算遥相呼应了。

  虽然Air Jordan 10对于绝大多数鞋迷朋友,称得上是小众鞋款,但却让很多说唱歌手对其如痴如醉。诸如Lil Wanye、Trinidad James等知名Rapper在公开场合多次上脚AJ10。

  2015年,Drake更是与Jordan Brand携手相继推出两款,在彼时称得上是现象级的联名Air Jordan 10 “OVO”,促使更多潮流爱好者可以重新审视这一冷门鞋款。

  而说到近期发售的Air Jordan 10,也有一家球鞋店铺频繁选择Air Jordan 10来大做文章,那就是来自迈阿密球鞋店铺——Solefly。

  2020年,Solefly迎来该店铺创立10周年的特殊时刻,而作为MichaelJordan小舅子的Carlos Prieto则接连选择与店铺颇具渊源的Air Jordan 10作为蓝本打造联名,足以彰显他对于Air Jordan 10的情有独钟。

  一双鞋可以镌刻历史,也可以折射出未来。

  我们在Air Jordan 10上也同时看到了它们。

  《最后之舞》还有最后两集,在等待的过程中,

  再来体验一下这双鞋上,两个“公牛王朝”过渡期华丽的明与灭吧。

  ▲

  L7 Action | 这是人类与温度的一场博弈

  ▲那支“恶贯满盈”的活塞,和那些经典的球鞋